LED大功率洗墙灯

LED大功率洗墙灯是LED洗墙灯的一种, LED洗墙灯根据灯珠功率的大小分为LED大功率洗墙灯,LED小功率洗墙灯。 一般来说单颗1W及1W以上灯珠的LED洗墙

灯箱光源的区别

灯箱常用的光源有LED T4、T5、T8灯管EEFL灯管,它们各有各的优点。LED被用在很多地方,非常环保,LED光源为绿色半导体光源;T4/T5/T8灯管普通的荧

8年前天涯神贴 它所有关于房地产的预言都成为现实!

  于是拥有大量房产的金字塔中上层精英可以坐享其成,享受房产升值带来的收益,而中下层群众不得不为房子打工。

  租金的快速上涨期即将到来,zf已经盯上了房租这块巨大的蛋糕。因为房租的收益比房产税更靠谱,更具有操作性。

  自古而今,即使最辉煌的朝代,最被广大群众津津乐道的太平盛世,普通群众也仅仅只是解决了温饱而已,包括贞观、文景、康乾。

  zf通过不断稀释货币的实际购买能力,并且对粮食等生活必需品实行平准制度,一方面保证了绝大多数人民的基本吃饭问题,另一方面让中下层群众手中的余钱基本消耗在特定的商品上,以至于不得不马不停蹄的劳作,这才能保证社会的稳定和向前发展。而上层精英就可以坐享其成。

  过了1年,国家队布局完毕,西三旗、回龙观房价涨到30000一平米了,买个70平的还要210万。首付30%,要60多万,贷款150万,月供12000左右。这时,他买西三旗70多平米的房子已经很费劲了。

  在私企打过工的都知道,毫无归属感可言,老板脑袋一发热,随时让员工卷铺盖卷走人。那是要多没保障有多没保障。原因是社会关系,关键客户,都掌握在老板一个人手里,员工就是打个下手,一不爽了,就换人呗。

  农产品价格的抬头将会导致物价全面上涨,在不引起质变的前提下,房价作为商品也不例外。这个引起质变的前提是出现饥荒的极端情况,这样的几率在现在社会很少。尽管干旱和洪涝使农产品大幅度减产,但是农产品还可以进口,国家还有粮食储备,保证全国人民填饱肚子还是不存在问题的。

  还有保障房问题,这个也是我们感受最深的:保障房=公务员及垄断企业住房;解决住房问题变成了如何让领导干部住更多更大的房子,如何让体制内员工拥有足够舒适住房的问题。

  大家知道,有些资源会变成富人间的游戏(比如现在的古董,字画),完全失去群众基础;而如果与生活密切相关的资源过度集中,一定会爆发极端冲突事件,造成社会动荡。

  而商品房是自由竞争的市场,是具备风险属性的,尽管由于大量印钞造成了商品房的飞涨,但随着房价的高涨,风险也在积聚。

  全国富人买北京上海,全省富人买省会,房价的合理性已经不能用简单的本地平均收入来衡量。精英阶层的购买力才是关键。

  阶级只分为两种,波尔布特老板及其打手是绝对的统治阶级,其他人为被统治阶级,也可以称为奴隶阶级。统治阶级对奴隶阶级不爽可以直接拿ak47突突。柬全国700万人口被波老板突突死了100万,当然不光是突突,还有活埋。

  简单的可以这样说,物价上涨是经济过热,钞票印多了的后果。而房地产因为稀缺性和易保存比较吸金,所以吸收了大量的钞票,以至于大家光看到了房地产的飞涨。

  关系的成本已经远远贵过商品本身。惊人的fb成本是物价上涨的重要原因,因为权贵贪心也是逐年增加的,fb成本越来越高。fb成本的每年高速增长,迫使印钞需求高速增长。

  然而,羊毛出在羊身上,开发商不可能做赔本的买卖。经适房好说,反正是卖个住户,大不了利润很低,顶多挣得少点。而廉租房和公租房就纯粹是只见投入不见产出的(开发商可没资金没耐心收租子)。廉租房和公租房的建设成本必须加到所建的商品房身上,这肯定会抬高房价。

  先让市场冷静,彻底整顿,踢出那些个跳梁小丑,然后国家队出马,绝对垄断的市场,才能够统一定价,才能够控制风险,才能够利润最大化。既然油价高于美国是合理的,那麽房价高于美国一定也是合理的,关键在于垄断。

  但是这个人心比较高,非要在北四环内,买一套100平的住宅,二手房3万一平米,100平米就是300万。首付按30%算,也就是90万,还要贷210万,已经完全超过了他的收入水平及收入预期。

  假设你家附近有个重点中学,教学质量很好,考大学几率很高,而其他的学校你觉得不理想,你肯定希望无论如何自家小孩也要上这个重点中学。

  好比,CCAV为了证明高空置率的结论,派出记者专门找偏远且刚刚完工的楼盘,进行了一次纯粹为了证明内部已事先得出结论的毫无科学依据的调研。

  现在房租低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大多数都市小白领还希望能够买一套属于自己的产权房,至少他们觉得即使现在钱钱不够,但是努力一把,跳个脚还能够得着。

  如果你在北京海淀区上班,即使你在山海关拥有1000平方米的住宅也不能替代你住在北京市近郊区以内的愿望。而无论你是租房,分房还是买房,只要你还在海淀区上班,你就必须住在北京市近郊区以内。

  古今中外,任何一次武装革命,无论最终成功还是失败,上位者因为野心的极度膨胀,都变得更加专制。陈胜、李自成、朱元璋、罗伯斯皮尔、斯大林、 ,都是一个个鲜活的例子。

  这个问题不用过多解释,使租售比更合理的方法不是只有降低房价一种,还有一种更靠谱的:房租大幅度上涨。而且已经在行动中。房租长期保持低价就像1990年以前的和田玉长期保持低价一样不可能。

  我来告诉你,所有的关于人口、收入、田地、贫困户的数据都是官方统一编写,统一口径,如果胆敢有哪个小民对调查人员乱说,那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没有资金,矿山是没有办法变成财富的。于是招商引资,为了gdp,为了解决就业问题,出台了各种优惠政策,于是外商堂而皇之的走进来了。成为了这些矿山的主人。

  但是能够容纳大量资金的只有两个领域:农产品领域(满足老百姓的肚子)和商品房领域(居住权要满足老百姓的需求,产权要满足精英阶层的需求)。

  通货膨胀是zf偷偷掠夺人民财富的手段,极少数人暴利————没错,通货膨胀就是剪老百姓的羊毛,让权贵的财富更集中,中下层群众更贫穷。

  我们感受最深的就是涨工资的问题,一旦政府涨工资,那就一定是体制内涨工资,跟体制外完全没有关系。在金融危机的08年,大批企业关门,减薪,裁员,美国欧洲因为钱紧不得不降低公务员薪水。而这时,我们神奇的国家在干一件事:公务员普遍加薪,是为了全国百姓着想—刺激消费。

  因为民间百姓手里是存在大量二手房的.当然这也是为什么调控的板子只打在二套房、投资客、炒房客身上的原因。

  中国自古以来都不是人人都能有属于自己的房子,大量的丫鬟、仆妇、管家、小厮寄养在权贵人家,身体都是不自由的,何谈拥有自己的房子。

  很多人很疑惑,贪官越来越多,根本不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在心里,这些贪官即使被曝光了,还能继续当官。这是为什么呢?

  当a国家跟c国家打仗时,如果a的国力跟c差不多,他的邻国b就会很高兴,因为a国家跟c国家会拼得两败俱伤。

  想想小学就近上学,但是重点小学真的就近就能上吗?小学名额可以寻租,经适房,廉租房也是一个道理。说到房产泡沫的问题,就不得说说官方的统计数据。

  如果他对未来的收入预期也不是很高的话,房价未来的上涨将使他进一步对买方绝望,他将彻底放弃攒钱买房,带着老婆孩子搬出跟人合租的城中村,每月花费2500块钱在回龙观租一间两室一厅的住宅。

  但我们还没有谈到所谓“造反”的地步,只是说房价如你所述,暴涨,中国的中产和以上人士将进一步携款合法外流(在房价暴涨的09年,中国外流人口达到历史峰值)。这一部分人利益如何保证?您觉得zf不需要考虑对么?

  随着国家队的进入,民营资本的退出,房地产开发和房地产投资的门槛都会大幅度提高,投资房产以后就成为富人的专属。

  许多人心怀房价肯定会跌回2004年的美好愿望,刻舟求剑似的思维错过了一次次购房的机会。在患得患失中,在牛刀的号角声中,在任志强的大炮声中,迷失了自我。

  当低收入者们努力挥洒汗水期望着自己年薪能够超过5万,8万,10万。。。的时候,他们可能做梦也想不出精英阶层手中究竟拥有多少财富。

  萧何是个聪明人,感觉到刘邦已经不信任他了。于是赶紧改变工作作风,开始霸占百姓的田产,上大街欺负漂亮的妇女同志,并且派自己的子女上前线给刘邦做人质。

  房价为什麽在一个自由竞争的市场上能够持续上涨?因为稀缺性。不是房屋的稀缺性,而是房屋所必须占用的土地的稀缺性。

  房地产为政府积聚了大量的财富(卖地),这些财富用来建造地铁、公园、广场、办公大楼、公款招待、潇洒挥霍,又推动了实体经济的增长。

  关键是拿地成本逐年上涨,孝敬的资金也在逐年上涨,在加上多出来的廉租房和公租房建设成本,房价不可能无限抬高的。

  商品房作为商品在市场上交易,而保障房是为了保障低收入群体的最基本居住,这与粮食分为储备粮和商品粮又多少有些相似。

  5年,7年或者10年,外商享受的免税期满的时候,外商卷着巨额财富走了,留下了一个个废弃的充满危险的大坑。这是血琳琳的教训,zf没有理由不吸取。外资、私企、小业主总有一天会让他们清场,尽管这一天晚来了十几年。

  个人所得税是有任务的,工作人员必须完成任务,税别管是局级干部交的,还是连孩子幼儿园都上不起的穷光蛋交的,总之完成任务就是好样的。既然局长的税收不上来,就要从穷光蛋身上加倍收上来。

  我们再加入社会因素的影响,比如某大人物看到这个中学很抢手,很可以赚一笔,于是就设计了加分项,谁给自己送的钱多,就给谁加分,于是小孩要上重点中学不但要考高分,还要送钱加分。

  假设某人家庭月收入15000块(都市小白领的通常收入),工作6年,手里有50万存款,我可以在北京北五环外(比如西三旗或者回龙观)买一套价值150万的房子(2万每平米,70几平米)。首付50万,贷款100万,月供7000多,是完全买的起的,而且因为轻轨的开通,即使在市中心工作,上班时间肯定可以在2个小时之内(作为北京这个城市来说是可以接受的)。

  这些既无稳定工作(低层都市白领失业的概率还是蛮大的)又无自己的房产的都市小白领是金子塔底层被压榨的对象,甚至远远不如交通便利地区的农民。

  某人家庭月收入比较低,8000块,在北京上班,西三旗和回龙观的房也要150万的总价,是买不起的。他的收入水平只能在密云或者河北买房子,但是即使在密云或者河北买了房也没办法上班。这个人就叫做真的买不起房。

  现在拆迁改造集中建设70-90的小户型,将来会沦为新的城中村,通过二手置换,这类房子会变成新的贫民窟,而将来的拆迁改造建设的一定是追求环境品质的大户型。

  波尔布特同志坚持gongchanzhuyi的按需分配,取消了货币。于是市场经济完全没有了。群众完全变成了按阶级分配了。

  但是米和房子不同,一方面米是当年的好吃,放到第二年陈了就不值钱了,第二年土地上新的稻子又长出来,会有新的米下市。

  大量印刷的人民促成了房价高企(因为商品房实在是具备了大资金需要的所有投资品属性),可是那些个巨额的资金普通老百姓并没有见到。

  至于苦等廉租房的同志,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城市要建设,地铁,广场,政府大楼都要上马,钱从哪里来?不会无缘无故凭空出来。

  商品房的稀缺性是相对人民币而言的。人民币印多了,资金没地方去,商品房就涨价了。垄断的市场是没有风险的,土地是完全垄断的,所以dfzf完全没有风险。

  萧何是一个很贤德的人,对百姓很好,赢得了很高的名声。刘邦在广武山和项羽对峙,得知了萧何在关中深受百姓爱戴,就疑心萧何要造反。

  提高资金门槛,让小kfs,小炒房客,有点钱的小老百姓推出这个游戏。房地产很好玩,但不是小人物应该玩的。

  当大多数资源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时候,占有绝大多数的金字塔下层的群众能够分配到的资源就越少,资源的价格就会越高,少数的金字塔中上层的既得利益者就会越富有。

  我们知道,北京的房子是全国有钱人买的,省会的房子是全省的有钱人买的。但是当省会城市距离一线个小时高速以内,省里的有钱人的资金就会流向一线大城市,而不是省会。河北的富人一定会选择在北京投资房产,湖南的富人一定会选择广州深圳投资房产。

  假设你是一个投资客,你去昆明旅行,发现昆明的房价甚至高过重庆,很不理解。你很疑惑昆明这么小的西部边陲城市投资价值在哪里?

  今天看到搜狐上一篇文章说道要通过征税来调节贫富差距,提出这个方案的人不知是无知还是故意,如果zf听了这种无耻参谋的建议,不知道多少老百姓会活的更惨。

  但是商品房土地和房屋无法剥离,产权和居住权却是剥离的,这就使既保障人民的基本居住权,又通过产权的升值牟取巨大的利益成为可能。zf实在是再明白不过了。

  大家都知道,中国的经济发展,是依靠政府投资为主导的,全世界都知道,政府投资的效率是最底下的,1个亿的投资往好了说只能产生3000万的效益,剩余7000万损耗掉了。因此政府不得不持续增加货币发行量

  从下游来说,不搬新家重新购买一套家具、一套家电、做一次大的装修的可能性都不大。在没有改善住房的前提下,去换家具家电,搞装修的应该是一个很小的比例。

  中国经济发展不平衡,牺牲全国大多数城市和乡村,来保证北上广深及大部分省会城市的繁荣才是造成土地稀缺的愿意。

  上重点中学凭什么?我们简单的剥离掉其他社会因素的影响,可以认为想上重点中学就要凭好成绩,小孩努力考到前多少名,就可以上重点中学。这与努力赚钱买房是一个道理,有钱的出高价就能买到好位置好环境的房子。

  降低百姓租房困难的唯一国际通行办法就是减税。但是减税,在我国是很难行的通的。一个高增长高通胀的国家,高昂的腐败成本和巨大的浪费将导致国家必须维持高税收才能维持运转,gdp保8实际上是必须的也是迫不得已的。维持正常的运转,维持庞大的消耗税收而不是创造税收的公务员队伍,没有gdp快速的增长怎么可能呢。

  可以这样理解,我们的商品卖到了国外,换回的是外汇。国内的商品少了,就变贵了。换回的外汇,国家就会按照外汇的总金额依据汇率全都印成人民币,投放到社会。

  开发商也需要资金回笼周转。房价越高风险越大只是无论zf,开发商,炒房客和买房群众都有的共识。只是房价多高才是高,不同的人理解是不同的。

  实体经济的发展不是简单的钱不去投资房产,就会去投资实体经济,实体经济就发展起来了。估计媒体洗脑洗的比较厉害,你中毒了。

  关于市中心老旧二手房的购买,还是有一定学问的,一定要选择位置好,低密度的矮层住宅楼,因为密度低,便于拆迁。而密度高的塔楼拆迁非常困难,拆迁成本太高,开发商很难有利可图。现在住在市中心高层旧式塔楼的富裕人口,将来一定会二次置业,这些旧式塔楼逐渐会沦为新一代年轻中产阶层的过渡性住房。

  统治者可知道不能这么用人的。一个庞大的国家机器要想正常运转,必须得让手下的和自己的利益一致。如果自己吃肉,手下的连汤都没得喝,这个机器就转不动了。

  房地产具备了投资品和生活必须品的双重属性,即可以让金字塔中上层的精英群体依靠房地产保值增值,又可吸收掉中下层群众的未来若干年的结余资金。

  一方面大量的小县城和乡镇、村庄人口锐减,因为缺乏谋生手段不得不背景离乡外出打工,另一方面超大型城市越来越拥挤,土地资源越来越稀缺。

  各地储粮通行的做法是以储粮为名收购的东北米加价在市场上出售牟取利润,再低价收购难吃的广西米用于粮食储备。

  一是税赋太高,二是各种需要打点孝敬的部门、管理人员、工作人员太多,比税赋还高,不能承受之重。三是国家队在各个重要领域的垄断,使国企变成了变相税务局的职能,垄断企业的暴利定价,又是压在本应该蓬勃发展的实体经济上的又一座大山。

  中国自古以来,商人都是没有地位的,商人的财产可以随时被官员没收,自古如此,至今如此,即使是今天也并没有出现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宣言。即使出现了,也没有任何可以操作的可能。

  二套房首付提高到50%,第三套房停止贷款,小开发商的清理整顿,民营企业在招拍挂中无论价高价低都无法取得土地,等等一系列重拳直击小鱼虾米。

  对于渴望拥有一套产权住房的都市小白领对希望房价狂降已经到了歇斯底里的程度,他们赞成农产品价格放开,让资金炒作农产品,而离开房地产市场。

  我们无需说6500万套的真实性(明白人都知道非常离谱)和空置我心的科学性。为什么不说,因为这种稀缺性跟空置率就完全没有关系。

  尽管和无知群众的呼声很高,然而房产税征收一旦实际操作起来,就会变的不得人心,征收难度非常之大,实际效果难以预知。也就是说zf没有底。而如果房产税征收效果不佳,dfzf卖地收入再受到巨大影响,那就真正是得不偿失了。

  理由很简单,一套房子一涨就是几十万甚至上百万,而大米小麦,一斤就算涨到10块,也根本不能影响到自己的生活质量。

  2010年的房地产调控,让很多人看到了希望:让房价降得再猛烈些吧。还有人更是幸灾乐祸似的呼喊:让房地产赶紧崩盘吧。让没房子的好好看看有房子的笑话,是人生的一大快事。

  小白领的生活将变得“轻松”,因为除非能够上位,否则一般人跳脚是够不到属于自己的那套房子的。对于拥有房产失去希望,将使他不得不搬出合租房而转而租住一套还算舒适的两居室。

  中国庞大的公务员队伍对货币的消耗达到惊人的程度。任何一种商品的销售都要分摊政府高昂的行政开支。不大量印钞票是无法维持正常运转的

  假设你的钱够买房子,我相信你更愿意买房,因为你可以拥有房屋的产权和房产增值的收益。而买房子的大小,品质,离你上班的远近,取决于你手中的资金和你对未来收入的预期。

  如果我国农产品价格是开放的,资金流向大米、小麦、猪肉,并且允许囤积,房地产一定会下跌的,这是毫无疑问的。

  显然,把大量廉租房和公租房的建设寄托在开发商配套身上是完全行不通的,不仅不能解决住房问题,还让本来就高企的房价更加雪上加霜。

  但是市中心的房子,即使在将来人口下降的过程中,仍然是稀缺的,房价高不可攀的。如果手有余钱首选的是市中心的大户型。

  体制内中层、高层可以分到多套福利房,低层至少能够分到一套保障房,即使最不重要部门的底层员工,搞到由单位补贴的公租房是没有问题的。

  今年zf用行政手段严厉打击蒜和绿豆价格的暴炒,基本上没有起到作用,资金有自己的运作规律,光靠拿张悟本出气也不能解决问题。

  农产品价格的上涨是很值得警惕的。想买房子但嫌房子贵的都市白领对农产品的价格很不敏感,但是金字塔最底层的最大多数群众是很敏感的。领导们也很敏感。这牵扯到相当大比例人口的吃饭问题,稳定压倒一切。

  随着工业化水平大幅度提高,经济高速增长,货币发行量也迅速增加,彩电、冰箱等工业化大规模产品已经不具备稀缺资源的特性,也无法吸收百姓手中庞大的结余资金。

  当a国家跟c国家打仗时,如果a的国力明显强过c,他的邻国b就会很害怕,因为a国家很轻易就会灭掉c国家变得更强大。

  假设出台又一个新税种,无乱它叫什么,我们暂定为财产税。既然有了新税种,就要定任务,那好了为了这个税种制定了年上缴多少多少的任务。

  明朝以后大量的商人移居海外成了华侨,现今的商人为了安全移居海外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不过是步明朝华侨的后尘罢了,zf会真的放在心上吗?朱元璋没有放在心上,朱棣没有放在心上,现在同样也不会放在心上。

  80年代,那时的人们靠省吃俭用积攒出节余,被消耗在自行车、手表、缝纫机上。通过不断的劳动,才能吃饱饭,才能攒点钱买三大件取媳妇。

  社会上不但商品变少了,每年还会多印出一大堆钞票,这就是通货膨胀。货币的购买力在持续贬值,国家通过货币持续贬值来收割普通劳动者的羊毛。

  如果实体经济有一个好的环境,有一个好的获利空间,大量的资金就不会撤出实体经济,没有资金潮涌般的投入房地产市场,中国的房地产将会是一个平稳的上涨趋势。

  只要是有贫富差距的社会,只要存在阶级,只要存在统治和被统治,这个社会就会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出现大量的底层居民,没有这些底层居民。权贵就不能很好的生活。

  往远里说,王安石变法是怎么失败的,以史为鉴可以知得失。王安石的初衷难道不是好的吗,可结果怎么样呢?只有一个——民不聊生。

  中国的稻米主要出自东北和广西,东北米好吃但产量小价格高,广西米难吃但产量达价格低,都市人都愿意花高点的价格购买东北米。

  这就是中国集中发展极少数标杆城市所造成的呀,也是因为如此,才造成了中国金子塔式的收入结构,贫富差距越来越悬殊。

  资本不是傻子,一定会趋利,所以资本放弃了操心受累不挣钱的实体经济,转而投向房地产。房地产的调控,让资本又进入了黄金、农产品领域参与爆炒,反正就是不进实体经济。因为国家不给实体经济的环境做任何的改善。

  大量印刷的货币还是有一定数量留到勤劳肯干的白领手中的,而这些货币又因为通货膨胀因素消耗在不断上涨的生活必需品上,必需品中商品房占了大头。

  所以他们省吃俭用拼命的存钱。一个月薪10000块的小白领租一套月租金3000元的还算舒适的两居室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他为了攒钱买房宁可几个人合租一室,仅仅愿意在居住上花费少得可怜的500元钱。

  有些群情激奋的群众立刻以6500万套房子空置的事情提出质疑,还有ccav的报道,那是要多煽情又多煽情。

  而且中国的精英人群尽管所占比例不大,但是绝对数量足够大,而且精英平均收入甚至远远高于某些发达国家的收入水平。

  昆明是云南省内唯一的大城市,且相邻的二线以上城市离云南省都比较远。云南地州资源丰富,虽然穷人占的比例大,富人的数量却也不少。昆明南有滇池,北有长虫山,作为一个700万人口的城市,土地资源非常稀缺。所以贵,一定有贵的原因。便宜一定有便宜的道理。

  其实如果房地产交易量下降,不再具有吸金功能,那么农产品等生活必须品以及房屋租金等等就会大幅上涨。这是因为多出来的大量钞票总要有个流向,如果不被房地产吸收,就会被大蒜,绿豆,姜,及全部生活必须品的上涨来吸收。

  现在央企基本是不垄断的行业不做,把产能过剩,充分竞争的产业交给民间资本,并且还要给这些资本压上高昂的负担。

  多管齐下,体制内人员的住房不难解决,甚至体制内人员每人住好房子大房子多套房子的问题都不难解决。处于金字塔的中上层,他们俯瞰着芸芸众生。

  但是房子不会,一栋楼今年卖掉了,明年这块已经卖掉了的土地并不能长出另外一栋楼。另一方面,中国实行的储备粮制度将会在粮食减产的时候平易粮食价格的上涨(尽管储粮和市场上销售的粮食完全不是一个品质),而且国家对口粮的问题会高度重视。

  民就是牛养,古代的时候,官员管理百姓叫做牧。官员管理百姓就是替君主放牧,只要保证牛羊不逃跑,不骚乱,那么就是合格的官员。

  的确,当经济过热,房价过高,会对经济运行和社会安定带来较高的风险。这也是国家所担忧的。防范金融风险,一切维稳才是zy考虑的重中之中。

  其实,众所周知的是:不光房价高于某些发达国家,石油,高速,教育,医疗,税收等费用都远远高于某些发达国家。

  房地产的现状是,商品房二级市场是由各种类型的开发商自由竞争的,一手房开发商之间的竞争,二手房投资客之间的的竞争。

  真正公平的社会并不是均贫富、等贵贱的乌托邦,也不是贵族享有领地少女初夜权的强权社会,而是法制社会,大家在一个完善的法律制度下,享有人身和财产自由,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法典之下对于任何人都是平等的,无论是平民还是权贵。

  公务员,垄断企业,事业单位的福利房不上税,权贵与利益集团购买囤积的大量商品房不上税,只有普通百姓上税,会加剧社会矛盾,而房产税会大幅提升租金,在公租房没有大量建起来之前,对稳定不利,维稳才是第一要务。

  尽管炒房和公立幼儿园加价成为普遍的社会现象是令人痛心的,但它们不以刚需人群的意志为转移的存在着,且与泡沫无关。

  但是任务必须完成,那还是从普通老百姓身上打主意吧。于是政策就完全走样了,非但起不了劫富济贫的目的,反而加重了穷人的负担。

  假设你挣得钱不足够多,你需要租一套房子解决你的上班问题,上班距离的远近及居住的质量,取决于你愿意支付的租金。

  发行大量货币满足经济发展的需要,同时通过通货膨胀来消灭广大群众手中的流动性,是zf稳定社会,发展经济的法宝,适度的通货膨胀当然是缓解社会矛盾的良药。

  了便于分析,我们剥离掉商品房(注意:只是商品房,而不是房屋)的社会属性,先把它看做商品。是商品就有他的内在规律。

  如果说炒房客加高价给最终住户的行为会产生泡沫,那么重点小学和公立幼儿园高昂的择校费应不应该也叫做泡沫?

  将来多数房都会拆迁,这是中国体制和经济发展模式决定的。在城市拆迁改造升级过程中,大量的老房拆毁,大量的新房拔地而起。穿孔字工艺知识及效果图制。而随着拆迁改造的成本的上升,房子也越来越贵。

  真正可怕的是官员一方面谋取私利一方面把亲属和存款送到国外,这其实是一种国家背叛。在国内榨干老百姓的血汗,得到的金钱却在国外挥霍。什么叫卖国,不过如此。

  拥有一套属于自己产权的房子,就只有一套路:从金字塔的底层往上爬。这条路很艰辛,并且会越来越艰辛,但总有希望。

  其实这是一个伪命题。房子包括房屋及房屋所属的土地两个部分。房屋本身只有居住价值;而土地所具备稀缺性,决定了土地的投资价值。房地产贵的不是房屋,而是房屋下面那块地皮。所以商品房具备了投资与自住双重属性。

  在经济发展的大潮中,一旦对资源的支配权可以换取利益,贫富两极分化是发展的必然。随着贫富分化开始加剧,财富集中在少部分人手中,集中了大量财富的少部分人已经不满足于购买普通的消费品(汽车是工业化的产物,不具备稀缺性),对投资品的追捧造就了2005年房地产的崛起。

  往近里说,个人所得税,挣的是谁的税?权贵没看见交,月薪3000块的工薪层可一个都跑不了。3000块月薪上缴的个人所得税你看着不多,可对于养孩子糊口的老百姓来说,哪怕10块钱都是重要的。他们可没有资本象月薪上万的小资一样动不动花500块钱泡个吧。

  作为中国金融管理教育领域最具价值的终身学习平台,SAIF高层管理教育EE已开设国内最完整的金融类公开课体系和个性化企业定制课程,持续培养深谙产融的国际先行者。

  现在社会跟几百年前最大的不同是,世界是开放的,这得益于地理大发现和世界经济一体化,即使缅甸朝鲜这样封闭的国家也免不了受到来自世界范围的影响。大一统的集权社会融入了西方民主的思想,同时互联网的出现也让人们对过去的思维进行了再思考。

  我认为针对于体制内来说,无论是公务员,事业单位,还是国有企业的初级员工,都可以通过所在单位申请公租房,公租房的租金会略低于市场,主要是单位一定会提供补贴。

  dfzf只负责卖地,是无风险的买卖。当然还有人企图利用和无知群众的群情激奋来进一步收取房产税来提高dfzf收入。

  而北上广深以及三十多个省会,这些个靠掠夺全国或者一省资源,以牺牲大多数人口的利益为代价发展壮大起来的超大型及大型城市,需要容纳全国1亿多的精英人群,是否能得出房地产严重泡沫,空置率过高的结论?

  一集中箱货物运到美国的成本甚至低于从北京运到深圳的国内运费。这是令人惊讶的事情,又是确凿的事实。中国高昂的高速费用使物流贵得吓人,从农民手中2分钱收购的蔬菜,运到了目的地,成本就变成了1元钱。

  大kfs,小kfs,大炒房客,小炒房客,dfzf都是收益者,但是风险却由zy来抗。这是一笔很不划算的买卖。

  我们看到的结果就是,物价上涨与西方接轨,甚至堂而皇之的超过西方,体制外的工资则与非洲结果,也算是国际化了

  另一方面精英阶层快速聚集大量财富,使奢侈品供不应求。古董,字画,玉器,豪车,顶级服装的消费比重也将越来越大。

  一线城市仍然沉默,国家队在积极运动。二三线城市的房价上涨的成交量的回升却给了市场一个明确的信号。这是资金运动的规律。国家队对一线城市的布局,迫使资金流向二三线城市。二三线城市相对(与一线城市相比)不高的价位给出了较大上升空间的预期。

  80年代末,90年代初,人们的工资提高了,手里的结余增加了,彩电、冰箱的大规模普及又消灭了老百姓手中的流动性。

  既然是金字塔,底端的中低收入者占据了金子塔的最大比例,但是大家要知道金字塔的顶端既使只有10%人口,那也将是一个1亿多的绝对庞大的数字,远远超过了绝大多数西方国家的人口总和。

  2010年房价下跌已经变成了人民最急切的期望,已经高过了解决超贫困家庭的温饱问题,已经超过了子女教育,医疗和养老。并且为房地产必须下降提出了若干义正言辞理由,总结下来无外乎三条:

  米在市场上的价格差别还是很大的,好的东北米可以卖到5块钱一市斤,一般的东北米卖到3块钱左右一斤,差点的东北米卖到2块钱一斤。而广西米基本在2块钱以下,而且除非比较穷的,一般人都不愿意吃。